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两个小包子 > 番外98 尘埃落定,心魔之死

番外98 尘埃落定,心魔之死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灵芝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店铺的。
  云烨拿着一个沉甸甸的布袋来到马车前,正要坐上马车,灵芝红着小脸冲了过来,一巴掌拍在被他撩开的帘子上,将帘子摁回了门框。
  “你又想做什么?”云烨不咸不淡地问。
  灵芝清了清嗓子,努力做出一副平静的样子,瞅了瞅他手中的布袋,问道:“你为什么要买这个?你……你不是神吗?才一晚上……就不行了?”
  姐还生龙活虎着呢!
  这男人别是个绣花枕头,中看不中用。
  灵芝恣意地挑了挑眉,嘲讽地笑了:“所以,没这个本事,就别学人家厮混一整晚,到头来,还要买这些‘灵丹妙药’调理自己的身子,传出去,可真丢尽你们神界的脸!”
  云烨淡淡地睨了她一眼,抓过她的手,摊开她掌心,将布袋放在手中。
  “什么?”灵芝古怪地看了看他。
  云烨淡道:“自己打开。”
  灵芝打开了布袋,惊讶地发现里头装着的不是什么十全大补丹,而是一颗颗碧绿通透的传送珠:“这……怎么会是这样?”
  云烨将布袋拿了过来:“你连这家店铺真正是卖什么的都不清楚,也敢说自己是进去买东西的?”
  十全大补丹的招牌倒也不是假的,可那是对镇上的寻常百姓,知情的修士去那边都是购买黑市上的传送珠的。
  灵芝眨了眨眼,揶揄道:“你……你一个神界的人怎么比我还先知道这些?”
  “你没脑子吗?”云烨一脸不屑地问。
  灵芝被他噎得够呛,死活没想明白他是怎么打听出这个消息的,或许是他有什么读取人记忆的法术?
  云烨收好东西,坐上马车了。
  灵芝扒住窗子,将小脑袋伸进去,气呼呼地瞪着他道:“我……我也知道的啊!我就是进去买传送珠的!”
  云烨面无表情道:“那你就去买。”
  “我……”灵芝揉了揉有些干瘪的乾坤袋,里头倒是还有些上等的灵石,可这些凡间烟火之地,使的是铜钱银子。
  她咬住软红的唇瓣,悻悻地垂下了眸子。
  一只冰凉的指尖轻轻抵上她额头,将她的脑袋推出了窗子。
  灵芝吃痛,啊的叫了一声,抬手揉了揉有些红肿的额头,正要与某个家伙理论一番,却突然,一个锦囊抛了出来,落进灵芝的怀中。
  灵芝打开锦囊一看,全是白花花的银子。
  “别再跟着本君。”
  云烨冷冷地甩下一句,便用灵力驱着马车离开了原地。
  灵芝的拳头捏得咯咯作响,给她钱?这家伙把她当什么了?!
  ……
  却说女子失去了云烨这个采补之后,不得已找到别的男子吸**元,她去了附近的一个山庄,这也是当初她自神界跌落下来的地方。
  这里地势偏僻,不易引起官府主意,且风水极佳,是个至阴至阳之地,此处滋养出的精元比他处的要强上许多。
  女子将整个村庄的男子的精元全都吸食干净了。
  魔化也总算被控制住了,她餍足地挽起了齐腰的长发,用一支绿玉簪子固定,随后,她摆动着青色的蛇尾,倨傲地出了血流成河的村庄。
  村子里的人全都死光了,只剩下一个放牛的小娃娃。
  小娃娃抱着一面捡来的镜子,怔怔地吸了吸鼻涕泡泡。
  女子来到小娃娃面前,含笑看了他一眼,俯身,拿过了他手中的镜子:“福兮祸所依,祸兮福所倚,云烨,不是你摆了我一道,我还不会阴差阳错找回碧空镜。”
  小娃娃愣愣地看着她。
  她摸了摸小娃娃的脑袋,摇摆着巨大的蛇尾,神色冷厉地离开了。
  女子出了村庄后,第一件事便是寻找灵芝。
  灵芝是融合盘古之力的关键,只有找到她,才能真真正正地将盘古之力挪为己用。
  灵芝身上有秦灵儿输入的妖气,也有她打下的烙印,按理说十分容易找到才是,可不知怎的,她什么都感应不到了:“难道是有什么人把那丫头体内的妖气与我打下的烙印一并抹除了?谁能有这个本事?云烨?”
  索性女子的运气不算太糟,就在她思量着如何才能打探出灵芝的下落时,灵芝自个儿送上门了。
  灵芝被云烨丢在路边后,气得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这个男人,因此,云烨往东,她便往西去了。
  她做梦都没料到会在小镇的大街上碰到“秦灵儿”,“秦灵儿”也预想会碰到灵芝。
  二人就那么不期而遇了。
  灵芝的面色唰的一变!
  女子嫣然一笑:“我正愁找不到你呢,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功夫。”
  四周的行人不知何时被女子用法术定住了。
  灵芝惶恐地后退了一步。
  女子的面上露出一抹神秘的笑来,一步步走向灵芝,语气轻柔地说道:“躲什么?我是你师姐。”
  灵芝警惕地看着她:“你才不是我师姐!你不是秦灵儿!你是心魔!”
  女子的眸子里蓦地掠过一丝犀利的冷光,下一秒,她却又温柔地笑了起来:“那又怎样?你能逃出我的手掌心么?识相的,就乖乖从了我,或许我能绕你一命也未尝可知。”
  灵芝不着痕迹地握住了一颗传送珠。
  女子拂袖一挥,打出一道灵力,锁住了灵芝的双手。
  传送珠掉在地上,咕噜噜地滚到了女子脚边。
  灵芝的脸色更白了。
  女子笑道:“你以为我会再让你得逞一次吗?”
  灵芝挣不开手腕上的束缚,拔腿就跑!
  “天真!”女子唇角冷冷一勾,探出手,对准灵芝的方向,轻轻一握。
  ……
  云烨的马车出了小镇,车轱辘在坑坑洼洼的官道上行进着。
  没走多久,万里无云的天忽然暗沉了下来。
  车轱辘压上了一块小石,马车颠簸了一下,食盒的盖子被颠开,掉出一块被灵芝掰了一半的栗子糕来。
  云烨修长如玉的指尖捏起那剩下的半块栗子糕,鬼使神差地放到唇边,轻轻地咬了一口。
  唇齿间,仿佛涌上昨夜的清甜。
  少女的滋味,美好得有些不可思议。
  意识到自己在想些什么后,云烨果断丢下了手中的栗子糕。
  “啊——”
  耳畔,传来一声似有还无的尖叫。
  云烨眸光一凛,散出神识,神识如看不见摸不着的波浪一般,在天地间徐徐地铺陈开去,血流成河的村庄、倒了一地的村民、空旷无比的武场,被绑上石柱的姑娘……
  是她?!
  云烨眉心一跳。
  下一秒,马车上的人儿不见了。
  当云烨赶到那处荒废的武场时,被绑在石柱上的灵芝已经苍白着一张脸,失去知觉了。
  灵芝的浑身都被铁链锁着,女子悬浮在半空,几道彩色的光芒自灵芝的丹田源源不断地涌入女子的身体。
  女子的气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她仿佛是能沟通天地间的能量一般,四周的空间都开始扭曲了。
  云烨撑开一道结界,罩住了自己与女子打斗的地方,随后,他召唤出娲皇剑,凛冽的剑气斩向女子的后背。
  女子飞身避过。
  云烨又赶忙斩出第二道剑气,这次,却是落在了灵芝的铁链上。
  铁链被斩断,灵芝凌空跌了下来。
  云烨掐了个法诀,飞身而上,单臂将灵芝搂住怀中。
  他的神识沉入灵芝的丹田,就见灵芝的金丹已经破了,灵根也被摘除了。
  云烨的脸色没来由地一沉,胸腔的怒火不受控制地开始翻滚,他自体内取了一滴娲皇血滴入灵芝眉心。
  随后,他放下灵芝,挥剑朝着那个女人狠狠地砍了过去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修罗武神 天唐锦绣 元尊 十方武圣 我的超神时代 神秀之主 北国谍影 九星之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