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神医嫡女 > 第5章 你到底是谁

第5章 你到底是谁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  
      白泽分析了一会儿,点点头,“懂。”
  
      锦袍男子盯着她手中的瓶子,眼中透着探究,但见凤羽珩并没有多说的意思,便转头冲着那老头儿道:“老先生只把我当做普通病人就好,做完你该做的,我自会让白泽送你出山,绝不会伤你性命。”
  
      “当……当真?”老头儿不相信。
  
      “只要你不将今夜之事说出,便当真。”
  
      “今晚我什么也没干,我就出门看诊迷路了,迷路了。”
  
      凤羽珩知道,所谓的保证谁也无法去验证真假,你只有选择相信或是不信。她也没心思猜测那叫白泽的侍卫是会将人安全送回去还是半路劫杀,总归是得先给这人治腿,治完了腿她还得回那个小村子里,原主的娘亲和弟弟还在等着她。
  
      “来吧!”她不再多说,半跪到锦袍男子身边,干脆自己动手扯开伤处的衣料。
  
      锦袍男子看着她的动作,只觉干净利落,下手毫不犹豫,就像平日里做惯了这样的事。可一个10岁出头的小孩,又怎么可能。
  
      “有酒吗?”她一边看伤口一边发问。
  
      老头儿赶紧打开药箱拿出一个小壶,有点不好意思地说:“平时好喝两口,走哪都带着。”
  
      “恩,这习惯不错。”凤羽珩把酒壶接过来,再不客气地开口吩咐:“白泽,去弄点清水来。”
  
      白泽见锦袍男子点了点头,便返身往溪边跑去。再回来时,也不知从哪捡来个破罐子,盛着半罐水捧到几人面前。
  
      凤羽珩把水接过来,头也不抬地说:“先用清水冲一下,然后再用酒消毒。会很疼,你忍着点。”
  
      毫无意外的,锦袍男子又是一句:“没事。”
  
      她挑挑眉,其实药房里有消毒酒精的,但她没办法再变出个瓶子来。小孩子的袖口没有那么大,东西掏太多会穿帮的。
  
      “那开始了。”凤羽珩不再多说,仔细地处理起伤口来。
  
      清水,烈酒,消毒完成。白泽找了根木榻给锦袍男子咬着,凤羽珩摆手,“不用,快拿走吧,咬在嘴里多脏。”
  
      白泽没听她的,只道:“刮肉接骨不是说起来那么简单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她再次摇晃手中的瓶子,摇得差不多了,对着两只膝盖就喷了上去。
  
      喷雾特有的声音和雾状药把几人都唬得一愣,锦袍男子算是好的,只双目透出好奇,其它二人都是一声惊呼。
  
  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白泽警惕起来,一把抓住凤羽珩的手腕阻止她再喷。“你给我家主子用了什么药?”
  
      “止痛的。”她实话实说,再对锦袍男子道:“你感觉一下,是不是开始麻了?”
  
      这药见效奇快,最多三息间就能对患处起到局部镇痛和麻醉作用。
  
      锦袍男子也觉惊奇,好像一瞬间双膝就开始泛麻,痛感也紧跟着就没了。而且这药用得怡到好处,有伤的地方全都覆盖到,没伤的地方依然感觉全在。
  
      他又看向凤羽珩手里的瓶子,看得她直不好意思,“那个……等治完你这伤,如果还有剩的,就……就送给你了。”
  
      他到也不客气,“如此,多谢。”
  
      “该你了。”凤羽珩推了推身边的老头儿,“刮烂肉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修罗武神 天唐锦绣 元尊 十方武圣 我的超神时代 神秀之主 北国谍影 九星之主